蔣李佩一 / 待分類 / 悼傅聰

分享

   

悼傅聰

2021-01-02  蔣李佩一

我現在大概知道科比去世那天對我身邊那幫打籃球長大的同齡人都意味著什么了。

回憶我的童年往事就只有一個東西,就是鋼琴,除了鋼琴,還是鋼琴。我幾乎是剛出生就被綁到了琴凳上,幾乎是每天哭著完成三四個小時的硬性練習。所以我壓根就不曾愛過古典音樂,也不曾愛過鋼琴。真正改變我的態度的是一個作曲家和一個演奏家。直到初一有幸親臨了一場傅聰先生的音樂會,那場音樂會上他演奏了德彪西的版畫集和印象集。那種氛圍和氣場我始終都記得,那種致美的體驗永遠都忘不掉,我即使當時沒能聽懂那些陌生神秘的遙遠的五聲旋律,但是我很明確地接收到了德彪西作品中只能在那場音樂會上成立的美。很難想象我第一次見到這個我一直引以為榜樣的夢一樣的少年時,他已經八十好幾了,先生每彈完一首曲子就會謝幕一次,然后再慢悠悠地走上臺,坐定之后再凝視幾許黑暗的觀眾席(很像霍洛維茨) ,安可似乎也是德彪西,是印象集中我最喜歡的亞麻色頭發的少女。那也算是我第一次入迷地聽完一整場音樂會,癡心地做一個門外漢。之后每每想到傅聰先生,那晚的沉醉都會油然而生。那場音樂會整個改變了我對古典音樂,對鋼琴,甚至對生活的態度,從那之后我第一次在彈琴這個事情上有了自主性。

收集cd是我的愛好,我沒有通過“彈”愛上鋼琴,相反,是通過“聽”?,F在回憶起曾經如癡如醉地來來回回聽好幾十個版本的庫普蘭之墓,春之祭,還有旅行歲月和拉三的往昔都充滿了神往。但我始終沒能聽夠傅聰先生的聲音,因為他很少灌錄專輯,大部分的演奏都獻給了現場。直到很久之后在一次張昊辰的音樂會上才真正理解了“現場”之于“演奏”的意義,也才意識到在那次唯一的傅聰先生的音樂會中,我已經深切體會到了那種轉瞬即逝的,僅此一次的醍醐灌頂。為此我時常追憶那個遙遠的晚上,我靜坐在觀眾席的一角,第一次跟一個改變我一生的演奏家進行了一場只屬于那晚的交流。

我很慶幸,那次我媽買了最貴的前排票,讓我離傅聰先生在物理距離上也近了些。

今早突然夢醒,怔坐在床上收到先生的訃告,一瞬間哭成淚人,只妄想這也是夢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_苍井空免费av片在线观看_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