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乎 / 待分類 / 話《紅樓夢》:尤三姐對婚姻的選擇,就是...

分享

   

話《紅樓夢》:尤三姐對婚姻的選擇,就是選擇死亡?

2021-01-05  寫乎

    作者:韓雪麗

    (左起:賈璉,賈珍,尤三姐)

    (一)尤三姐不一樣的選擇

    在《紅樓夢》里,尤三姐的死,自然是悲劇,她和二姐不一樣,和大姐不一樣,她和母親不一樣,可是她的結局,比她們更悲劇,她好不易,有了選擇權,卻所托非人,成了最早凋謝的花朵,尤家四朵花,這個最小的,反而最先墜落。

    尤家那樣的環境里,其實尤氏的父親,也好不到哪里,否則,不會把長女給人做填房,別管為了什么,是攀附還是為了家,這樁婚事里,是犧牲了尤氏,和元春進宮一樣。

    (尤二姐,尤三姐)

    于是,尤家成了寧府的親家,可是得不到尊重,只有一個名份,而尤氏呢,成了三品誥命夫人,可是在夫家十多年,依然得不到主子下人的尊重。

    尤氏是不是愛慕虛榮不知道,反正她的父親是,她的繼母是,尤二姐是,那三姐,在這樣的環境里,她卻有不一樣的選擇,不進豪門,不做填房和二房,她想做正室,一個正常女人的選擇。

    哪怕她絕色,哪怕身邊有珍蓉父子的虎視眈眈。

    (二)就是不相信你的清白

    尤三姐其實的為難處,交給家人選擇,她不放心,那樣的母親,那樣的二姐,還是親媽親姐姐,居然都躲了,她把扔給賈珍,送羊入虎口,就是這個意思吧,賈璉要成全,他們兄弟,她們姐妹,這是怎樣的羞辱,這樣的家人組合,三姐放心哪個?

    這樁婚事,只能她自己選擇,而且,要快,不能拖著,拖久了,怕生變故,她有她的焦慮和無奈,所以柳湘蓮是最合適的選擇。

    為什么呢?柳父母已無,柳的婚事,一個人可以做主,而且,沒有公婆妯娌,日子好打發,不用怕內宅的明爭暗斗,秋桐可以辱罵二姐,這就是說明,女人的戰爭,也殘酷。

    那個舞臺上的少年,神情氣朗,和那些男人不一樣,他的眼神如寒星,他的神情如月光,照過她的寂寂長夜。

    她咬牙,就是他了。

    他是個奇男子,必不是世俗的眼光,她是個奇女子,必能遇一段良緣。

    她選了他,而且,也收了訂情信物,鴛鴦劍,可是他悔婚,他不信她的清白,其實,他介意的是他的名聲,不是她的托付與信任。她愿托終身,他只顧自己的名聲。

    他不相信她的清白,這是無證可辯,怎么說,怎么解釋,這說明道不清,而且,他根本不相信,除了一死,可是死了,清白了,也是無緣。

    尤三姐的婚事,成了死局。

    因為他不相信她的清白,或者,他不介意她是不是清白,他要洗涮出來和寧府的關系。

    其實,我相信尤三姐是清白的,對于賈珍或者賈璉,她迫不得已要應付,只是逢場作戲罷了。但是,柳湘蓮不相信,寧府以外的男人,恐怕連賈寶玉都不相信,所以,尤三姐對婚姻的選擇,就是選擇死亡。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寫乎》《作家薈》等刊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_苍井空免费av片在线观看_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